My JSP 'headerMenu.jsp' starting page 华南农业大学外国语学院
首页 >> 学生工作 >> 2015级学生军训>> 内容 返回

优秀稿件·心的画布

发布时间:2016-01-18 11:34:32.0 来源:四团十四营 庞一璠

今天,我的心犹如一湖净水,波澜不惊,不过,如有微风拂来,也会偶尔泛起鳞波,就像一张空白的画纸,任由周边的人与事给它添上颜料,而本身不带任何底色。

(1)黄的凄美

路过那一排挺拔的林木,入地发现它们的叶子已落了一地。深棕的,浅黄的,竟还有翠绿的。它们竟躺在狭长的草块上,脸上还残留着因雨酿成的“汗珠”。它们是在为自己的跌落而哭泣吗?它们是在留恋挂在枝头那些时刻的辉煌吗?它们是因为即将永远地告别大树而彷徨吗?

教官带着队列,从容地走过,整齐的步伐,有序的节奏......我知道,不会有人为它们而停留,不会有人驻足为它们的命运而感伤。我无奈地撒手,也只得匆匆走过,但有一抹凄美的惨黄,已抹在了我心的画布上。

(2)粉的惆怅

教官将我们带到53栋楼下坐下,我的对面立了一棵已开花了的紫荆树,花开得零零星星的,好不热闹。我想起大学语文老师说过:“春末是华农的紫荆开得最盛的时候。”看着粉红的紫荆摇曳在枝头,我记起自己曾许下诺言,我曾希望花开得最盛的时候,我能心安理得地在树下仰头赏花。彼时,已得到我所期待的东西。

而现在想来,怕是诺言在今年兑现不了了。努力确曾有付出,但尚未足够。那一抹抹粉,摇曳在风中,也印在了我的心上,让我想起了无限的惆怅。

(3)红的梦幻

教官让我们复习拳术之际,一位老伯扛着如叉钩类的东西走过,上面插满了红得透亮的冰糖葫芦。教官打趣道:“瞧你们一个个嘴馋的神色。”我心里默笑,我从前很少见到冰糖葫芦,我的家乡并没有做这种食品的技术。我第一次见到冰糖葫芦大概是十二三岁,还是在广州见着的,那时觉得新奇,硬缠着哥哥给我买。哥哥被缠得没法子,又向来疼爱我,便给我买了。

拿着糖葫芦,双手紧握着签子的那种喜悦与激动,我至今仍记得,但味道如何,我终究回忆不起来,我甚至不能概括出是好吃还是不好吃。六七年了,至今刻在心上的是一种感觉出被爱的温馨,而今眼前的那一串串红,唤起了心上关于红的梦幻般的记忆。


footer.jsp